無題

趁歲末,我花了一點時間,回憶一些各方對今年發表的諺語與部落格文章所提出的意見,雖然這些意見不能涵蓋全面,但多少反應一些現象,這種現象顯示國內軟工教育問題,就是學校的軟工教育訓練不能完全『學以致用』,也讓我這個開授軟工課程多年的教師匠有點『做白工』的感覺,嚴重一點說,有點誤人子弟。

話說,從今年2月20日薛教授post上去的『好人難為』一篇文章,以及最近Q39諺語:『Schedule是用來Delay的』說起,我覺得我們的軟體工程師似乎受很大的委曲,大部分的委曲都是說很難與老闆溝通,有人說溝通無效只好忍氣吞聲,或者默認,甚至乾脆打包走人(「好人難為」意見箱),『‧‧‧要不然抱怨變化永遠趕不上客戶的一通電話』(Q39諺語),甚至說如果客戶來個需求變更,那(專案)就要delay到天荒地老等等,是不是那麼嚴重,我想還不至於吧,不過我相信這些抱屈都是事實,也都是經驗之談,不過從軟工的角度來看,似乎並不希奇,雖然有幾位教授以及本人對這種現象多少有些解釋也提供一點意見,我相信這種現象並非完全無解,重點在於『學以致用』,要致用當然要『百鍊成鋼』,只可惜據我所知,許多學校的軟工訓練並未提供這種機會(包括我自己),例如世界上許多軟工界的『先賢』或『現賢』,提供不少設計軟體的方法(methodologies)、原則(principles)、或樣式(patterns),諸如Agile Methods,Protected Variations及其引伸的OCP、DIP、或Information Hinding等等原則,我不知我們的軟體工程師發展軟體時是否應用到這些『優美』的方法、原則、與樣式?但這些設計原則的確可以解決上述不少問題,我不相信當我們的工程師要應用這些方法‧‧‧時老闆會加以干涉,如果我們的軟體工程界發生這種干涉現象,『軟體工程學會』應該出面解釋甚至說服,學會有責任導正軟體發展的方向,而不是只開開會討論了事,這是我寫這篇不怎麼討喜的短文主要動機。

留言

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

CMMI是什麼?

TCSE 2017

加油站與小鎮